供儿子上大学父亲做人体模特

时间:2019-12-27 22:03 文章来源:好看故事网 点击次数:

这是一个中国西部的普通家庭。儿子考入了大学美术专业,一家人为高昂的学费犯愁。无奈,当了一辈子农民的父亲走进大学艺术系的课堂,给学生们当人体模特赚钱……

举债万元送儿子艰难地上大学

供儿子上大学父亲做人体模特

这位父亲叫杨显明,53岁。今年春节的一天,他和儿子杨晓勇来到著名油画家万启仁的别墅门前停下来。万启仁是成都画院教授,今天特意邀请杨显明和儿子前来为油画作品“父亲”做人体模特,可一路上杨显明发现儿子很少说话,而且不时用复杂的眼光看他。杨显明明白,这是父子俩第一次同时做人体模特,儿子的心情难免会有些异样。“爸爸做了几年模特,知道这是艺术,没什么难为情。”杨显明用手拍打了一下儿子的肩头,按响别墅的门铃。

在万启仁的画室,杨显明与画家做了短暂交流,很快领会了画家的创作意图,开始一件件脱下衣裤。看着父亲将身上最后的内裤也脱下了,全身赤裸着按照画家的要求摆出动作,杨晓勇急忙把电热器搬近父亲,然后静静地站在父亲身旁。按照画家的构思,创作时杨晓勇不用脱衣服,可看见父亲一丝不挂,他心里突然涌起了一阵酸楚,眼睛一红,猛地抬起头来看着画室的天花板,生怕泪水会忍不住落下来……

2002年,杨晓勇考上了四川音乐学院美术系国画专业,一时间轰动了整个小镇,可巨额学费却像重重的石头压在杨显明和妻子吕先林心上——夫妇俩这几年省吃俭用积攒下1200元,本来准备用这笔钱去交儿子上大学的学费,没想到录取通知书寄来,一年学费竟高达1.2万元。他们只好找到打工的玻璃制品厂老板借钱,又去银行贷款4000元,艰难地凑足儿子的学费。

杨显明送儿子去成都上大学,临别时,他掏出身上仅剩的200元钱递给儿子。杨晓勇坚决不要,他知道,收下了这200元钱,爸爸身上就连1分钱也没有了啊!可杨显明说:“爸爸买好了车票,路上不用再花钱。你一个人在成都,身上多留几个钱总会好些。”终于,杨晓勇含泪收下了爸爸手上的钱……

杨晓勇上大学后,他每个周末和星期天一早便匆匆离开学校,直到晚上才会回寝室。后来,同学们才知道,杨晓勇这样早出晚归,原来是去成都打工,他做家教,也去商场和超市发传单挣钱!

杨晓勇听说雕塑专业的学生每学期去实习的机会很多,而且有报酬,他便向学校提出申请要求转到雕塑专业。可杨晓勇转到雕塑专业才知道,作为雕塑专业的学生,经常需要花钱请人做模特,课时费从几元到10多元不等。杨晓勇在学校里,每天生活费支出从没超出过10元钱,他懊恼不已。一位同样来自农村家庭的同学对他说:“晓勇,你要不介意,我们往后可以相互做模特,这样就不用花钱了。”杨晓勇用手一拍脑门:“对啊,我为什么没想到这个办法呢?”从此,杨晓勇便和那个同学达成协议,在上需要模特的雕塑课时,相互给对方做模特,他因此减少了一大笔模特费的支出。过了不久,其他同学提出要杨晓勇做模特,杨晓勇也爽快答应,他开始一边上学一边做模特,所挣的钱比去做家教还多。

在四川音乐学院美术系,有很多校外的农民做模特,出场费一般是每个课时着装5元钱,裸体13元钱,每月收入七八百元。了解到这些后,杨晓勇很兴奋。父亲杨显明在玻璃厂打工,每天从早到晚光着脊背扛运生产玻璃所需要的化工原料,背上全被化工原料感染,长出水泡,辛苦地干上一个月也只挣四五百元,哪里有做模特轻松?要能叫爸爸来成都做模特该多好啊!可这个念头刚一出现,连杨晓勇自己也被吓了一跳。他在学校做了几个月模特,一直没对父母说,害怕会遭到父母的反对。既然如此,又怎么去劝说父亲来干这一行?杨晓勇打消了这个念头。

乡下父亲进城当上了美院模特

2003年暑假,杨晓勇回到家,又一次亲眼目睹父亲的背上长满水泡还要去背化工原料,他心如刀割。母亲吕先林说,因为背上的水泡实在疼痛难忍,杨显明天天晚上趴在床上睡觉……

9月开学后,杨晓勇每次上课,看见模特们光滑的脊背,他的眼前便会不由自主晃动着父亲血肉模糊的背影,那个曾想叫父亲来成都做模特的念头又出现在头脑中。父亲因为多年的劳作,背部线条清晰有力,很适合做模特。可父亲快50岁了,他能愿意来做模特吗?而母亲又会怎样想呢?一天,老师请来了一位70多岁的老人做模特,杨晓勇的心情豁然开朗:70多岁的老人都能来做模特,爸爸还不满50岁,也许会做得更好!可下课时,一个女同学的话却让杨晓勇像是被人当头一棒:“这么大的年龄还来做模特,也不怕丢人现眼。”是啊,叫父亲来做模特,就算父亲能答应,周围的人们又会怎么看、怎么说?他向一位要好的同学说出了心里的苦闷。

“晓勇,你的想法确实很大胆,不过也没什么错。做模特是为艺术服务,说不定你爸爸会同意。”但杨晓勇还是犹豫不决。“你要是不说出来,又怎么会知道你爸爸是什么态度?”同学又鼓励他说道。这天晚上,他鼓起勇气给父亲打了电话。

杨显明一阵沉默,过了许久才说道:“晓勇,你能让爸爸想一想再回答你吗?”父子俩约定,第二天晚上再做最后决定。

第二天,还没等到晚上,杨晓勇中午下课后刚回寝室,父亲的电话便打来了,他决定到成都做模特!杨晓勇简直欣喜若狂,并不知道在过去的10多小时里,爸爸心里其实经历了十分矛盾的挣扎。

一年前,儿子考上了大学的美术专业,杨显明便去买回几本美术方面的书籍,对做模特也有所了解,只是没想到有一天儿子会叫自己做模特,他回家对妻子说出了儿子的想法。吕先林说:“书上讲做模特要脱光了衣服,这可是丢人的事啊。”妻子的话不无道理。尽管儿子说做模特是为艺术服务,可真要在那些年轻人面前脱光衣服,自己的老脸往哪搁?“要是不用脱衣服,你看我能去吗?”吕先林还是摇头:“真做了模特,谁还能说得清楚?”然而,一个月多挣300元,一年就能多挣几千元啊!

杨显明一夜不眠,天亮时他早早离开了家,来到他打工的玻璃制品厂。自从儿子上大学时向老板借钱后,杨显明便与这位好心老板成了无话不说的朋友。“老杨,我看只要是靠劳动挣钱,不偷不抢,不去犯法,干什么都光明正大。”听杨显明说出了儿子的想法和自己的顾虑,老板认真说道。“可晓勇上大学借了你不少钱,我要就这样走了,别人会说我无情无义。”老板笑起来:“那笔钱本来就是我资助晓勇上大学的……”

老板的话,让吕先林也改变了态度。9月的最后一天,杨显明离开家乡,坐上了开往成都的班车,开始了做模特的生涯……

热门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