警花的枕边人神秘死亡

时间:2020-01-07 14:49 文章来源:好看故事网 点击次数:

蒂雅从警校毕业后被分到加州阿拉米达市警局工作。她迷人的长发、娇人的身材、机智灵活的谈吐立刻吸引了办公室里单身的男警察们。他们谁都渴望能和她成为搭档。年轻的警官伍德尔就是其中一位。

  

警花的枕边人神秘死亡

特拉斯局长对蒂雅也非常照顾。他任命伍德尔的朋友托恩与蒂雅做搭档,这让伍德尔心里隐隐有些失落。周末的时候,同事们相约去酒吧喝酒,蒂雅则约了男友托马尔。当晚他们玩得非常开心,一同回到了蒂雅的公寓。

  清晨醒来,她伸手想去搂住托马尔的腰,却觉得他的身体僵硬冰凉。她慢慢地睁开了眼睛,托马尔近在咫尺的脸上全是鲜血,他的喉咙被人割开了!蒂雅尖叫一声,跌跌撞撞爬下床,职业习惯让她的头脑很快镇静下来,她用颤抖的手拨打了报警电话91l。

  经法医鉴定,托马尔的死亡时间是夜里4点钟左右,他的喉咙是被人用锋利的手术刀割开的,当时他在熟睡中,根本没有任何反抗,甚至他的右手还保持着搂着蒂雅入眠时的姿势。现场找不到任何凶器,也找不到任何陌生人的指纹。以上迹象表明,凶手要么是老练的职业杀手,要么是经过专业训练的人士,比如,警察。

  在警察局的审讯室里,特拉斯局长询问蒂雅昨天她和托马尔在一起的每一个细节。

  蒂雅努力回忆自己的行踪,下班后,她先是与托马尔一起去了他们常去的餐馆,然后去看了电影,再然后一起回家。上床前他们喝了一杯红酒,两个人都很兴奋,亲热之后就酣然睡去,直至蒂雅早上醒来所看到的一切。

  “你真的不记得其他的细节了?”特拉斯局长追问道。

  蒂雅摇着头,她的脑袋里只有她和托马尔临睡前亲热的情景,而之后的事情她怎么也想不起来了。

  蒂雅被安排做测谎试验,测谎仪显示,蒂雅没有撒谎。因为找不到证据,蒂雅被释放了。

  一天下班后,她一个人去附近的酒吧买醉消愁。在酒吧里,一个帅气的酒保不停地把目光投向她,还殷勤地一杯接一杯地给她倒酒。后来,蒂雅在酒保的搀扶下进了自己的公寓,已经是大醉的她倒在床上就不省人事了。

  次日,蒂雅醒来,头还是有些疼,想起不久前的血腥场面,心里一阵阵的惊恐。她习惯性地扭过头看向枕边,那一瞬间她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在她的右侧,那个帅气的酒保此时面目全非,他的太阳穴被利器刺穿……

  这次,蒂雅被关进了禁闭室,特拉斯局长再次审讯她,问她在昨天夜里发生的一切。蒂雅面无表情地讲了她和酒保在酒吧里相遇,他引诱她以及和他发生一夜情的事情。

  太不可思议了,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,蒂雅枕边就有两个男人死于非命。人们都议论纷纷,有人开始说她是蛇蝎美人,也有人叫她是螳螂美女,因为这种昆虫在与公螳螂交配后,就将公螳螂杀死。

  因为现场既找不到凶器,也找不到指纹,所以不能定罪,蒂雅开始正常上班了,此时连她都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就是凶手,难道真的是自己在迷乱中杀死了他们?

  就在蒂雅身陷离奇命案百般孤独时,她遇到了前任男友克拉肯。克拉肯似乎有重修旧好的想法,晚饭后执意要去蒂雅的居所。蒂雅不愿意把他带回自己的家,那间房子里有太多恐怖的事情发生。可是,她的恐怖让她更需要依靠,而运动员出身的克拉肯则告诉她,有我在你身边,你不要害怕。

  那天晚上,两个人重温了往日的激情。事后克拉肯呼呼大睡了,可是蒂雅一直觉得不安宁,蒙 间,她听到地下室传来“咚咚咚”的声音,仿佛有什么人正在接近这所房子。

  蒂雅从床上起来,她鼓励着自己,慢慢往前走,摸索着开关。她的手指终于摸到了开关,用力一按──仍然漆黑一片。又一阵惊恐袭遍全身,忽然间她觉得身后有呼吸声,猛一回头,借着月光,是克拉肯。“看你不在,我就起来找你。你应该叫醒我。”克拉肯说着搂过蒂雅,安抚着她。两人检查电箱,是跳闸了。

  回到床上,蒂雅觉得也许是自己太神经质了,她习惯性地端起床头的水杯喝了几口,然后躺下睡去。

  翌日,阳光透过窗帘显示着已是清晨时分了。蒂雅睁开眼,回想着昨晚,忽然她看到自己的睡衣下摆全是血,看上去那么狰狞!蒂雅脑袋“轰”的一麻,转头看到克拉肯躺在血泊中,他的胸口被刺了一刀,赤裸的身体鲜血淋漓。蒂雅崩溃了,发狂般地号叫一声,声音穿透了房间,整个世界跟着震颤。然后她轰然倒地,一动也不动……

  被关在观察室里的蒂雅似乎已灵魂出窍,她不禁想起困扰她多年的一件事情。就是从她记事起,便经常会做一个相同的噩梦。在梦中,她看到一个三十多岁的男警察正在枪杀一名男子,男子躺在一张床上血肉模糊,而男子的身边,一个长得酷似自己的女子正在尖叫。梦中那个长得酷似自己的人是谁呢?为什么这20年来一直受这噩梦的困扰呢?冥冥之中会不会与现在发生的一连串血案有什么关联呢?

  蒂雅决定揭开这个关于童年噩梦的谜底。在她的反复央求下,她的父母道出了蒂雅身世的秘密。原来,她的亲生父亲是一位警察,工作非常尽责,但后来发生的一件事彻底改变了他的人生。他的妻子有了外遇,在愤怒之中,他枪杀了自己的妻子和那个男人,然后自己开枪自杀了。她当时只有三岁大,对此事的印象很模糊。

  蒂雅痛苦地发现,原来在自己的血液中流着亲生父亲冲动暴戾残忍的一面,因而在自己也不知道的情况下杀死了枕边的3个男人?可是,她又不甘心,她私下将自己的血送去局里的检验科,请她的好友安菲检查。

  不久,蒂雅的验血结果出来了,安菲告诉她,她的血液里并没有什么“罪恶因子”,但是却有另一种物质,是一种含有安眠药成分的迷药,人称约会强暴丸,它是无色无味的口服剂。若被溶于饮料中服用,在20分钟到30分钟后会产生暂时性失忆症,睡到不省人事。以蒂雅血液中的含量来看,在当天夜里她所服下的药物分量可以让一头大象沉睡,也就是说足以让一个像蒂雅这样正常体重的人完全失去行动能力,所以,那些男子不可能是她杀的。

  那么,又是谁杀了这些人呢?蒂雅开始怀疑自己身边的每一个人,尤其是自己的新搭档伍德尔。为什么当这些事情接连发生的时候,同事们都避着她,连托恩也要求调任的时候,他却主动要求留在她身边。“如果你需要,请随时来找我。”

  蒂雅去和特拉斯局长商谈,而特拉斯局长也有同感。如果伍德尔想做蒂雅的男友,那么他一定不希望蒂雅身边出现别的男人。

  蒂雅决定自己采取行动,弄清这一件件发生在自己床上的血案。

  一天,蒂雅在酒吧里邂逅了伍德尔,两个人喝了不少酒,伍德尔要求送她回公寓,蒂雅同意了。

热门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