城南帮覆灭记

时间:2019-09-16 11:37 文章来源:好看故事网 点击次数:

城南帮覆灭记

太阳才从东方升起,年轻的刑警队长李廷波一夜好睡后早早的披衣起床。

推开窗户,只见窗外柳条轻拂,月季花朵朵含苞,他不仅深深的吸了一口气:又是春光明媚的一天啊。正在庭院里浇花的李父听到响动抬头看了他一眼,眼中写满了疑惑,李廷波心中一格登:“爸,这么早就回来了?出什么事了吗?”

李父扔下水壶进屋,神神秘秘的关上了门,低声说:“我今早去公园晨练,听得传闻说城南帮头目陈光棍落网了,有不少人来向我打听呢,这是怎么回事?”李廷波的脸一下子变了颜色,他一把抓住老父亲的手:“你听谁说的?”李父为难的说:“很多人在说,流言传来传去的,也不知道是哪传出来的?”李廷波颓然的坐倒在椅子上,刚起来时那种美妙的心境一下子消失了。李父看到他的神情,凑到他跟前问:“这么说,陈光棍真的落网了?”李廷波拧紧了眉头:“奇怪,这是我们刑警队的特级机密,怎么会传出去的呢?”

深思了一会,他对父亲说:“爸,我想托你一件事!”

“有什么困难你尽管说!”李父拍了拍胸膛。

从刑警队退下来后他一直是儿子暗中的得力助手和参谋。人们都说青出于蓝胜于蓝,李父在刑警队干了一辈子,退下来的时候才不过是一个侦察科的副科长,儿子从部队转业到刑警队才不过三四年,今年就升任了队长,真是前程无量啊,可人们哪知道这背后有他父亲一半的功劳。

不过,刑警工作是一项赌命的工作,升得越高,危险越大,李父不得不天天为儿子捏一把汗,可是他又不能劝儿子退出来。自己做了一辈子公安,难道还能不理解儿子的心情,他只能力所能及的照顾好儿子的生活起居,老伴死得早,这责任当然得有他做爹的来担了。说起老伴,他心中真是有愧,那时候儿子刚去部队,自己又天天在外执行任务,老伴身患绝症,可是为了不拖累他们父子竟然咬着牙不吭一声,直到躺倒在医院他才知情,可一切都已太晚。他现在最关心的是儿子的婚事,都奔三了,连个正式的女朋友都没有,他没法向地下的老伴交待啊。

“爸,关于陈光棍落网一事,你不会怪我对你也封锁消息吧?”

李父善解人意的摇了摇头:“我现在不是刑警队的人了,既然是内部机密,你这样做是对的!”

“可是这消息怎么会这么快就传了出来呢?难道我们刑警队真的有人被城南帮收卖了?爸,你能不能想办法帮我顺藤摸瓜找到消息的来源,有线索马上通知我,我现在得赶去队里,加强对陈的防卫工作。”

陈光棍被关在刑警队一间极少启用的房子里,这房子四壁光滑,没有设窗,沉重的铁门任何人凭武力都是无法开启的,外面又设了重重防卫,为了以防万一,陈光棍被抓获后一直戴着特制的手铐。

关于陈光棍,民间有很多关于他的传闻,说他能飞檐走壁,夜行千里,而且还臂力过人,胳膊粗的铁条他一拧就弯,陈光棍手下众多,贩毒、奸淫、走私,无恶不作,虽然号称城南帮,势力范围却覆盖了整个古城,甚至周遍。

虽然城南帮作恶多端,可是在刑警队作出追捕陈光棍的决定后去四处打探他行踪时,反馈过来的信息却是令人惊讶的。曾经深受城南帮勒索胁迫的老板、经理、厂长们竟然众口一辞地夸陈光棍是个义薄云天的好汉,没有人愿意为刑警队提供线索、证据。而且有内部消息说:市委认为城南帮只不过是个民间组织,对古城的治安没有多大妨碍,在一定程度上还制止了外来势力的侵入,故而不赞成公安局立案侦察。李廷波不得不将这项工作转为秘密行动。饶是如此,他还是不断受到许多莫名其妙的阻绕和压力,好在新上任的公安局长也就是原刑警大队长,以前也是一直致力于打击城南帮的主将,对他的工作非常支持,李廷波对城南帮的秘密侦察才一直没有半途而废。

秘密拘捕

由于城南帮的秘密侦察工作受到的各方阻力越来越大,李廷波作出了一项大胆的决定,所谓擒贼先擒王,先想法将陈光棍秘密扣押起来,群龙无首,自然就容易露出破绽,到时就可将城南帮一网打尽。李廷波这样做无疑是冒险的,万一证据不足,到时被陈光棍反咬一口,告你一状,那可得吃不了兜着走。但除此之外别无他法,李廷波决定孤注一掷,拼着撤职开除也要赌一把。为了不连累支持他工作的新局长,在没有抓捕到陈光棍前李廷波决定暂不将方案告诉他。

经过侦察,李廷波终于得到一条线索,陈光棍对暗娼方妙妙情有独钟,方妙妙是个外省中专生,来古城已有多年,由于她体态婀娜,谈吐高雅,一般的嫖客基本上连想见她一面都难,自从被陈光棍看上后,就连一些颇有名望的款爷也无缘见她了。

天鹅星宾馆的经理是方妙妙的家乡人,方妙妙在那里有一个包间。趁着宾馆招工,侦察科的女刑警小张混进了天鹅星宾馆做客房清扫员,通过她的努力和巧妙周旋,小张如愿以偿的被调到了方妙妙客房的那一个楼层,和另一个服务员一起负责打扫客房以及随时听候客人差遣,为了行动方便,小张极力讨好另一个服务员,脏活累活抢着干,那个服务员乐得享受,小张因此得以经常一个人出入方妙妙的客房。

经过漫长的三个月的等待,机会终于来了。这一天,方妙妙扶着醉醺醺的陈光棍进入了客房。因为最近公安局放出了不再侦察城南帮的口风,陈光棍志满意得放松了警惕,又仗着自身的武艺,因此一进宾馆他就把随身的保镖给打发走了。一番云雨之后,他感觉口干舌燥,便吩咐方妙妙倒水。陈光棍有个喝白开水的习惯,而且还不喜欢喝新烧的,喜欢喝在水壶里沉淀过的。为了讨好他,原本喜欢喝饮料的方妙妙也改喝白开水陪他。以往陈光棍来之前方妙妙都会预先叫宾馆备上一壶,可是因为陈光棍已经有几个月没来这里了,今天又来得突然,所以没有准备,虽然房间里有矿泉水也有电烧壶,但为了讨好陈光棍,方妙妙还是打铃叫服务员送开水过来。

小张急急忙忙的提了开水进去,在门口趁着无人注意,将一包特制的药粉倒入了水壶。小张放下水壶正准备离开,却被陈光棍叫住了,她不由心里一惊:难道自己露出了什么破绽不成?小张一边暗暗的叫自己镇静,一边装出一副讨好害怕的神情走到招手叫她过去的陈光棍面前,陈光棍拿眼将她上上下下的瞄了一遍,然后突然轻薄的捏了一下她的脸,醉意朦胧的对方妙妙说:“你老乡太不够意思了,藏了这么个鲜货在这里,也不告诉我一声。”方妙妙闻言脸色大变,原来陈光棍虽然好色,眼光却极高,难得有女人被他看上,他自称这世上没有一个女人够格做他老婆,最多玩几个月就腻了,因此免不了常常孤影自照,得了个“陈光棍”的美名。方妙妙跟了他半年多,从没见他对那个女人多看过一眼,象今天这样的情形更是从未有过,她不由满含醋意的盯了小张一眼,却不敢说得罪陈光棍的话。小张极力忍住心中的愤怒,不卑不亢的拨开陈光棍的手,象宾馆经理所要求的那样面含微笑轻声细语说:“老板,您醉了,我不打扰你们休息,以后还望老板多多关照。”陈光棍一愣,马上笑呵呵的说:“好说好说,以后我一定会关照你的。”边说边从床边的外衣口袋里摸出两张百元大钞塞到小张手里:“这是给你的辛苦费,好了,你先走吧,我们还要休息。”小张装出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退出了客房。

热门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