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骷髅玩具

时间:2019-09-16 05:31 文章来源:好看故事网 点击次数:

得知凌怡和苏曼淹死的消息是在当天晚上,我正在办公室里看从她们手里没收上来的白骷髅玩具,这时,宋瑜从门外冲了进来,告诉我凌怡和苏曼都落水了。

  

白骷髅玩具

下午放学时很晚,再加上凌怡和苏曼在课堂上表现不好,我就把她们留了下来,时间不长,只有二十多分钟。可是就是这二十分钟,天已下起了大雨,我是看着她们两个消失在雨里的。

  宋瑜说当时的情况很不好,她在路上遇到了她们两个,没说几句话,凌怡和苏曼就朝那条河走去。因为那条河是她们回家的必经之路,河水涨了,她们便光着脚过河,走到河中心时,水越来越深,凌怡一不小心滑倒了,因为她们俩是牵着手的,所以苏曼也滑倒了。两个人试着起来,但还是没有成功。宋瑜是看着她们被河水冲到下游去的。

  我赶紧找人,和宋瑜一起去出事地点,沿着河寻找,连当地的农民都参与进来了,可是找了一个晚上还是一无所获,连凌怡她们两个人的影子都没有看到。

  她们到底是被淹死了,还是获救了呢?到底是怎么回事呢?

  第二天,继续救援。两个孩子的家长找到了学校,我和校长只能说尽力,却无计可施,错都在我的身上,我不该留下她们。

  凌怡这孩子脾气古怪,喜欢那种白骷髅玩具,喜欢把它挂在书包上,我制止了她,可是她没听,第二天又把那东西挂在了脖子上。我在课堂上实在忍无可忍就把那东西从她的脖子上拉了下来,她站起来好像要和我顶嘴,可是她没有那么做。

  三天了,依然没有消息。这天晚上,我批完作业准备回到寝室去睡觉。走到楼梯口时,我透过窗子,看到窗外的操场上走过一个人,她穿着白色的裙子,头发很长,背对着我,朝操场的北面缓缓走去。我忽然有种奇怪的感觉,那背影是那么的熟悉,对!我想起来了,那不是凌怡吗?凌怡出事的那天,她穿的就是这身裙子呀,难道她得救了?

  我冲下楼梯,直奔操场,可是当我站在操场中间的时候,却发现操场里原来一个人也没有。

  我回身上楼,走到我刚才出来的办公室的时候,却发现办公室的灯竟然是开着的,灯光直射到了走廊里。

  我隐隐约约可以听到有翻书的声音,这个时候是谁在翻书呢?我慢慢地向门口移动,翻书的声音变得急切起来。我想也许是谁想偷看下周考试的试题,于是一脚踢开了门。一股凉风扑来,屋子里什么也没有,窗子开着,桌子上的一本书仍然在翻着页,原来是风!我关上窗子,打算走时,看到桌子上的那个白骷髅玩具,顺手拿了起来,塞进上衣衣袋里回屋睡觉了。

  第二天醒来,脸凉凉的,同屋子的唐克说我气色不好,我感觉也是。穿衣服时有个东西“啪”地掉到了地上,是那个白骷髅玩具,我想起昨天晚上的事觉得有些奇怪,就和唐克说。唐克认为我也许是因为学生被淹死有些悲痛过度的缘故。

  中午休息时,我走到一楼,收发室的王大爷拦住了我,我想他大概是又有难处,又要向我借钱。果然我没猜错,说要借三百,我翻遍全身也只翻到两百块钱。找钱的过程中,那个放在衣袋里的白骷髅玩具又掉在了地上。王大爷捡起那东西,看了看说:“小伙子,这种东西怎么带在身上?”

  我把原因告诉他,他说这种东西虽说是玩具,但最好不要带在身上,如果一个人死了,她原来的一些东西和她总会有一定的联系,大概意思就是这个东西是不祥之物,特别是像这种白骷髅玩具更不是什么好的东西。如果一个人死去,这件东西会将死人的身影重现出来。我没有太认真,认为这是无稽之谈,就没有把它放在心上。

  可是没过两天,学校里便有人传言闹鬼的事,说看见凌怡和苏曼在操场玩,看见她们荡秋千,事情好像有越闹越大的趋势。

  我的头晕晕的,下课时总是无精打采,不知道为什么,我有一个很不好的习惯,就是常会不由自主地伸手去摸那个白骷髅玩具。

  这天,下午体育课时,学校得到消息,说苏曼的尸体找到了。于是老师们都去看,苏曼的尸体胀得很厉害,我看的时候差点呕吐出来,她是一个多么好的女孩,很多老师都哭了,我也流下了眼泪。

  回学校途中,我脑子中总是出现苏曼那可怕的样子,苏曼找到了,那凌怡到底是死还是活呢?

  正在想着,突然,有人在我身后使劲儿地拉了我一下,力气真的好大啊!

  就在我被拉回的那一刹那,一辆大卡车从我的面前驶过,巨大的冲力使我感到死亡正与我擦肩而过。卡车在离我不到十米的地方刹车了,巨大的刹车声和轮胎摩擦地面的声音告诉我一定是出车祸了。

  人们纷纷涌向路面,我也冲了过去,只见卡车前面一个长发白衣的女孩躺在地上,地上一大滩血。难道是凌怡?我冲上去,抱起女孩才发现不是。我赶紧抱着她去医院,经过数小时的抢救,她终于醒了过来,真是万幸。

  回去时,我想不明白,那个拉我的人、救我的人到底是谁呢?回到出事地点,一切安然,只留下马路上的一大块模糊的血迹。

  我正在四处张望时,看到街道的人群中,有一个女孩长发白衣,和凌怡的背影一模一样,我赶紧追上前去,拍拍她的肩:“凌怡!”

  转过身的是一个戴着眼镜的二十多岁的女孩。我只好说:“对不起,认错了人。”

  晚上批完作业后,从办公室往寝室走,我有种奇怪的预感,就是凌怡还没有死,她还好好地活着,似乎就在我的身边,我能感觉到她的存在。

  走廊里的灯很亮,走到二楼到一楼的楼梯时,突然所有的灯都灭了,四下里一片漆黑,我只好扶着楼扶手走,正走着,忽然听到有一种声音在轻轻地说:

  “还我玩具!还我玩具!还我玩具……”

  声音由远及近,好像是在一楼值班室的地方。我慢慢地向那个地方靠近,头上的汗珠直奔而下,我手心里握着那个白骷髅玩具,心跳不止。

  值班室半开着灯,射出小小的一束光来。我将头慢慢地向门里伸去,屋子里什么人也没有,电视开着,一个高大的外国男人,抓着小女孩的胳膊,说:“就知道你的破玩具,给你玩!”

  原来是电视里的声音。

  次日,阳光明媚,我依然给学生们讲课。中午时,学生们纷纷往校园外跑,我也跟着跑了出去。听大家说,凌怡的尸体找到了,在离学校不远的一个街角,身上还是穿着那件白色的上衣。

  经法医鉴定,凌怡是在昨天夜里死的,死因是割动脉自杀,很惨,鲜血染红了她的裙子。

  据知情人说,上个星期的一个夜晚,有一个浑身湿透的女孩来到他那里要租房子,只租一个星期。之后的一个星期里,他很少看到女孩。女孩的嘴里总是说玩具什么的。

  很多人猜测说,前些天学校里出现的女孩就是凌怡,可是她到学校来干什么呢?她又是怎么从河里出来的呢?事情谁也不得而知。

热门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