乾隆玉板指

时间:2019-09-16 05:30 文章来源:好看故事网 点击次数:

清朝光绪年间。这天,钱塘江下游古城盐官的城墙上贴了一张神秘的放贷告示,上面写着几行厚重的笔迹:

  

乾隆玉板指

本人乃吴中商人胡骞,现有大笔银两囤积,今日来到宝地,择选能人合作经营生意。有意者请到悦来客栈面谈,愿大家开诚布公,一本万利。

  很快,告示下面围满了人。大家七嘴八舌,议论纷纷。许多不务正业的人看了以为遇到了一座金山,他们个个心怀鬼胎,到悦来客栈寻找胡骞。胡骞是一个黝黑高瘦的老者,双目炯炯有神。面对蜂拥而来的人群,他总是不厌其烦地一一对付。有人提议开妓馆,有人提议开赌坊,也有人提议开地下钱庄……都被胡骞一一拒绝了。

  大家见这个老头儿是个倔脾气,先前的热情悄然淡去,渐渐地很少有人再去找他了。胡骞见状依然不慌不忙,每天泡上一壶清茶,静坐着等待。

  一天,有个叫做何梦飞的中年男子找上门来。此人神形委琐,说话含糊其辞,他道:“我有一批货物,想给它找个买主,可一直找不到有缘人。不知胡先生是否有魄力……”

  此时,胡骞微闭着眼睛,道:“究竟是什么货呀?”何梦飞清了清嗓子道:“此种货物是人间至宝,有了它,吃穿住行不发愁,日进斗金不是梦。”

  胡骞沉吟了一下,不紧不慢地道:“你说的那种伪造的钱币带来了没有?”“钱币?”何梦飞一惊,随即哈哈笑道:“胡先生果然是个能人,看来我是找对人了。”

  说着,何梦飞把随身带的包袱放在客房内的书桌上层层打开,里面躺着一串崭新的铜钱。他捧起铜钱,递到胡骞跟前。胡骞一把抓起,凑到窗口,仔细察看。他见铜钱纹理清晰,字迹工整,质地坚硬,厚薄均匀。他用手指轻弹,声音清脆,与真钱相差无几。胡骞把铜钱放进口内,用牙齿轻咬,又闭上眼睛反复品尝良久。最后,他睁开双眼道:“制作考究,只是其中掺入了少量的铁屑。我从未见过如此逼真的伪造钱币,除了制钱工匠,旁人肯定看不出真假。敢问你是从何处得来的?”

  何梦飞大惊,道:“胡先生好眼力,造钱的地方极其隐蔽,我是不会告诉你的。造钱的师傅刚刚告老还乡,临行前,他从官窑里偷偷取出了一副捣毁的钱模。而后,他找到我们,修复了钱模,开始大量锻造钱币……敢问胡先生要多少?”

  “你出什么价?”

  “一两银子买五贯铜钱,怎样?”

  胡骞摇了摇头道:“一两十贯,绝无二价。我要出一万两银子,买你十万贯假铜钱。今晚,你就带到客栈,到时一手交钱,一手交货。”,

  何梦飞把铜钱从胡骞手中抽走,道:“做我们这行的,一定要谨慎从事。明晚三更,你一个人到城北的陈氏染坊找我,到时我们再做交易。”说完,他扬长而去。

  胡骞来来回回在客房里面踱着步子,思考着明天晚上的对策。其间,又来了几个人,都被他轻易打发掉了。此时,一辆马车“哒哒”地走近悦来客栈,一个高贵的妇人在两个随从的带领下慢慢走上楼来。她来到胡骞的客房门前,轻叩门环。

  “请进。”胡骞道。门开处,三个人挤进客房。贵夫人带着疲倦、慵懒的神情走过来,飘然穿过房间,坐到一把椅子上,细小的肩膀懒洋洋地耷拉着。她打量了一下屋内的装饰,挥手让随从端上一个锦盒,她打开盒子,只见里面有一个纯白的玉扳指。

  胡骞低头细看,发觉玉扳指洁白光亮,温润细腻,好似刚刚割开的新鲜肥羊肉脂肪。他忍不住用手抚摩,竟然触手生温,玉肌里内含“饭渗”,呈欲化未化的白饭状。他心头颤动,道:“是乾隆年间的羊脂白玉扳指,你从哪里得来的?”

  贵夫人警觉地看了他一眼,合上盖子,道:“是祖上传下来的宝贝,而今家道中落,丈夫病重,无奈之下,只能将其出售。不知胡先生是否有意?”

  胡骞问:“出个价吧?”

  贵夫人道:“十万两银子,分文不让。”胡骞心念暗动,接口道:“后天清晨,你到客栈找我,我给你银子。”

  贵夫人点了点头,藏好锦盒,起身走出客房,两个随从一左一右护卫着她走下楼梯。此时,胡骞快速地打开窗户,看见贵夫人的马车停在客栈门前的大树下。他看了看周围,猛地一个纵身跃出窗外,脚尖在屋檐上轻点一下,身子轻盈地落在大树上。紧接着,他迅疾地溜下树干,钻到马车下面。随即,胡骞运起壁虎游墙功,紧紧地贴在车身底部。

  马车飞快地驶出盐官城,转眼间来到了钱塘江边的官道上。大约过了一炷香的工夫,马车拐入了一条凹凸不平的小路。天色渐渐地暗下来,马车终于停了,贵夫人下车后与两个随从进入了一所房屋。此时,胡骞听到有人出来卸下马车,解下马鞍,那匹马喘着粗气走到槽边喝水。等四下里安静下来,胡骞才屈膝弯背,慢慢从车底下探出头来张望。暮色中,他发现自己身处一个山坳里,周围树木参天、野草丛生。前面有一座孤零零的石屋,窗户里闪着昏黄的光。

  胡骞悄无声息地掩到窗下,听到了他们的谈话。

  一个粗鲁的声音道:“大姐,等银子到手,我们立即结果了那姓胡的老头儿,再把戒指抢回来。”

  一个沙哑的声音道:“大姐,我看那个老头儿是个厉害角色,我们一定要谨慎从事。”

  那个贵夫人沉吟了一下,道:“三弟总是太卤莽,还是二弟细心。等到后天,二弟到客栈把他约出来,我们在城外废弃的土地庙里再下手……”

  胡骞暗吃一惊,看情形是遇到了江湖上声名狼藉的“鬼面三盗”。老大“鬼魅子”,老二“鬼哭子”,老三“鬼狼子”,他们平时善于化装打扮,变换各种脸型,阴险狡诈,专干黑吃黑的买卖。他弄清楚了对方的底细,马上抽身退出,回到客栈。此时,一个绝妙的计策在他心中谋划好了。

  胡骞连夜赶到与何梦飞约好的陈氏染坊,染坊平日里生意清淡,因此早早就关门打烊了。敲开了大门,何梦飞对胡骞突然到来有点意外。他急切地扫视了四周,把胡骞拉到屋内,问道:“胡先生,说好了是明晚三更交货,为何你提前来了?”胡骞“嘿嘿”一笑,道:“做这种生意,讲究的是一个稳妥。我想得由我来定个地点,明晚三更到城外的土地庙,我用乾隆年问的羊脂玉扳指作交换,如何?”

  何梦飞答道:“此事不能由我做主,要请示老板才能作决定。你等一下,我进去问问。”

  过了半个时辰左右,何梦飞从里间出来,道:“我们老板答应了,就照胡先生说的办。老板会请高明的玉工到场验证,请胡先生不要故弄玄虚。”

  胡骞连连称是,离开了陈氏染坊,他到城外的土地庙里察看了一番。那里现在是一片乱坟场,白天就人迹罕至,更别说是夜晚了。

热门排行